• Werner Snow posted an update 1 year, 10 months ago

    “大師兄,加油!”

    “大師兄,必勝!”

    淩霄宮東方辰一出場,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,東方辰此人猶如一匹黑馬,在眾人之中殺了出來,實力十分的可怕,對武技的掌握,也是令人嘖嘖稱奇,許多武技,都是修煉到了一種變態的水準。

    淩天輕輕拍了拍慕容烟,笑道:“小烟兒,不要有太大的壓力,還有公子我呢。”

    慕容烟露出了一個嫵媚的笑容,朝著淩天盈盈一笑,“公子,你可不要小瞧我。”

    只見慕容烟脚步輕輕一點,如同一個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,就落到了擂臺之上。

    慕容烟身材高挑,一身勁裝將她完美的曲線勾勒了出來,整個人如同一朵豔麗的玫瑰一般,散發著無窮的魅力。

    慕容烟,無數男武者的夢中情人,東域十大美女之一,一出場,就是引起了許多尖叫之色。

    東方辰長得豐朗神俊,一表人才,白衣勝雪,顯得更加英俊瀟灑,他臉色平靜,淡淡開口道:“慕容靚女,請指教。”

    慕容烟淡淡一笑,百花血統全開,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就傳了出去。

    她也知道,對手是淩霄宮的大弟子,十分難對付,於是一開始就使出了全力。

    “落花掌!”

    慕容烟嬌喝一聲,先發制人,一掌重重拍出,一時間滿天飛花,美不勝收,一道掌印帶著汹湧澎湃的力量呼嘯而去。

    “來的好!”

    東方辰微微一笑,全力施展出了流雲步,整個人的變得飄渺不定,難以捉摸,化作了一道道殘影,躲過了這一掌。

    “這是……淩霄宮的地階身法流雲步!沒想到他竟然修煉到了這種層次!”

    場下,一位老人看到這一幕,驚呼了起來,要知道地階的身法,可謂是十分的罕見,就算是許多宗門,都沒有地階身法。

    而東方辰竟然將流雲步掌握的爐火純青,可見淩霄宮的底蘊之强大。

    “好精妙的身法!”許多人看到東方辰,如同行雲流水一般,飄逸無比,都是羡慕起來,東方辰的氣勢,渾然天成,超然脫俗,讓人感到賞心悅目。

    “好快。”慕容烟嘀咕了一聲,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,果然是淩霄宮的大弟子,實力之强,可見分毫。

    “血統,開!”

    只聽見東方辰低喝一聲,血沖淩霄,雙目如同星辰一般,璀璨奪目,整個人爆發出了一股强大的氣勢,將二階王者的實力體現的淋漓盡致。

    “好可怕,好可怕的氣勢!”

    “這就是東方辰真正的實力麼?”

    “天呢,這是風雲血統,可以操控風雲之力,十分的可怕,怪不得可以繼承淩霄大帝傳承。”

    東方辰風雲血統一出,又是引起了一片譁然,風雲血統,高級血統,可以操控風雲之力,可謂是變化無窮,威力巨大。

    就連淩天,也是露出了一絲動容之色,“風雲血統,怪不得,怪不得,淩霄宮還真是找了一個好苗子呀,連這種稀有血統都可以找到。”

    東方辰氣勢沖天,白衣勝雪,一頭黑髮隨風飄動,顯得更加玉樹臨風,俊美不凡。

    “這小子,還真有點淩霄個傢伙的氣勢。”淩天暗笑一聲,突然回憶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。

    東方辰雙眼冒出了兩道精光,流雲步施展到了極限,身體一動,瞬間化作一道殘影。

    “風雲掌!”

    大風起兮雲飛揚!

    呼呼呼,一時間風起雲湧,天地變化,一道道汹湧澎湃的力量朝著慕容烟狠狠打去。

    在風雲血統的加持之下,風雲掌絕對是可怕無比,威力暴漲了一倍,散發出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。

    慕容烟柳眉一蹙,百花血統完全釋放,周圍的花草樹木,全部都成了她的武器,東方辰的這一擊,實在是可怕無比,徹底將慕容烟的退路封死,完全沒有一點後退的空間。

    囙此,慕容烟已經無路可退,只能一戰。

    “漫天花雨!”

    慕容烟嬌喝一聲,一時間漫天之上,出現了無數的花瓣,靈氣彌漫,讓人感到芳香撲鼻。

    “好香!”

    眾人聞到了這一股股芳香的味道,都是沉醉了起來,心神蕩漾。

    不過,東方辰卻是眉頭一皺,感到了一絲殺機,只見漫天的花瓣飄落到了他的攻擊之中,一股股詭異的力量發出,頓時將他來勢洶洶的一擊化解。

    “好奇妙的招式。”就連作為對手的東方辰,也是忍不住讚歎了起來,慕容烟的這一招,實在是精妙無比,以四兩撥千斤。

    “這……竟然把大師兄的風雲掌化解了,我不是看錯了吧。”場下淩霄宮弟子驚訝的目瞪口呆,誰都沒想到,慕容烟竟然用了這種管道化解。

    “既然如此,那就使出全力吧。”東方辰微微一笑,渾身一震,開口道。

    慕容烟卻是心中一凜,沒想到這還不是東方辰的全力,那麼他的底牌,到底還有什麼。

    東方辰緩緩從劍鞘之中抽出了一把劍,這把劍寒光四射,散發著可怕的氣勢,無數的光彩在長劍之中流動。

    “淩霄寶劍,終於出手了麼?”淩天看著東方辰,沉吟道。 “這是道器,淩霄寶劍,淩霄大帝曾經的佩劍!”場下有比特天地門長老看到長劍,臉色大變,忍不出驚呼起來。

    “上品道器,淩霄寶劍!”

    淩霄寶劍,可是十足的上品道器,作為淩霄大帝的佩劍,鋒利無比,吹毛斷發,擁有强大的實力,囙此一出手,就引起了巨大的轟動。

    慕容嫣眉頭一皺,她現在並沒有合適的武器,已經落了下風,這場比賽對她來說,實在是危機重重。

    “清風劍法!”

    東方辰暴喝一聲,淩霄寶劍出手,一道道劍氣如同狂風暴雨一般,朝著慕容嫣狠狠襲去。

    “好快!”

    慕容嫣俏臉微變,嬌軀一震,還沒來得及反應,劍氣已經轟然而至。

    “百花舞!”

    慕容嫣一聲嬌喝,整個人如同蝴蝶一般,翩翩起舞,帶起了一道道磅礴的氣勢,瞬間將劍氣化解。

    可是,東方辰怎是這麼好對付的,他身體一動,流雲步施展到了極限,再次來到了慕容烟身前,清風劍法再次使出。

    嗖嗖嗖!

    一道道犀利的劍氣橫掃四野,漫天的劍雨再次襲來。

    慕容烟連躲再閃,可是還是被一道劍氣擊中,身體倒飛出去,砸在了地面之上。

    眾人都是驚呼了一聲,不禁為慕容烟擔心起來,這一擊,已經讓慕容烟的身上出現了一道傷口,鮮血直流。

    東方辰也是露出了一絲惋惜之色,開口道:“刀劍無眼,實在是抱歉,這等辣手摧花之事,我本不想做的。”

    慕容烟緩緩站了起來,臉上露出了一絲倔强的笑意,淡淡開口道:“本靚女……還沒輸呢。”

    只看見慕容烟身上發出了一道粉紅色的光芒,她身上的傷口,已經自動癒合了起來,一道道靈氣伴隨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  這就是《百花經》的奇妙之處,可以吸收萬花之力,從而新增實力,恢復傷口。

    東方辰瞪大了眼睛,動容道:“這到底是……什麼功法!”

    天階功法的神奇之處,還遠不止這些,只是慕容烟修習時間較短,囙此才僅僅學會了一點小手段。

    慕容烟的實力瞬間恢復了起來,這些天有了淩天的指導,她的進步可謂是一日千里,許多武技都可以隨手使出,對功法也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。

    “厲害。”看到慕容烟僅僅是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,就完全恢復,東方辰不禁讚歎了一聲,這種功法,實在是博大精深,奇妙無比。

    “果然很强,那就讓你見識一下,風雲印。”

    “風雲印!”

    “一印!”

    “二印!”

    “三印!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“十印疊加!”

    東方辰狂嘯了一聲,雙手一捏,一道道風雲印朝著慕容烟打去,速度之快,威力之大,令人聞風喪膽,心驚膽寒。

    “這……這才是東方辰真正的實力麼?”

    “我的天呢,十印同出,這東方辰實在是太逆天了!”

    “我不是眼花了吧,大師兄竟然使出了十印!”

    風雲印,玄階高級武技,一共有十印,一印比一印威力更加恐怖,而十印同出,威力早已經超出了普通的地階武技。

    “轟隆隆!”

    眾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,兩人的實力,都是強橫無比,特別是東方辰,竟然連出十印,十印疊加,震天攝地。

    砰的一聲,只聽見慕容烟慘叫了一聲,就重重飛下了臺去,根本沒有一點機會。

    不過,還好淩天速度快,神行步一動,就全力抱住了慕容烟。

    “趕緊服下。”淩天撬開了慕容烟嬌豔的紅唇,給她服下了一枚丹藥,見她傷勢不重,總算是松了一口氣,看來這個東方辰已經是手下留情,要不然慕容烟絕對是重傷。

    “快放我下來,這麼多人看著呢,我傷的又不重。”慕容烟羞得滿臉通紅,嬌嗔的瞪了淩天一眼,淩天這個動作,實在是太過於曖昧了,而且這還是大庭廣眾,眾目睽睽之下。

    這時候,無極門的江寒急急忙忙的沖了下來,看到淩天抱住了慕容烟,頓時氣得怒火沖天,朝著淩天咆哮起來,“放開烟兒!”

    “恩?”

    淩天一愣,看到了怒髮衝冠的江寒,露出了玩味的表情,他也知道了江寒的那破事,只是懶得去理他罷了。

    “好狗不擋道,趕緊滾開!”淩天面色一寒,緊緊抱住了慕容烟,更是能够感受到慕容烟的豐腴,讓人心神蕩漾,心猿意馬。

    慕容烟也是徹底羞得低下了頭,這個場面,讓她不好對付,只想裝作昏迷過去。

    “放開她!”江寒一把攔住了淩天,臉色漲的通紅,咆哮開來。

    淩天神色淡然,冷笑了一聲,緩緩開口道:“你是慕容烟的什麼人麼?”

    江寒氣得直接說不出話來,一時語結,“我是……”

    淩天淡淡一笑,“既然說不出來,你有什麼權利讓我放開她?”

    “我是……我是她的道侶!”江寒面色通紅無比,終於一咬牙一切齒,狠狠說道。

    “道侶?”

    “我怎麼沒有聽說過,恐怕只是你暗戀小烟兒吧。”淩天瞥了江寒一眼,冷哼一聲,不屑了起來。

    江寒氣得咬牙啟齒,骨骼啪啪作響,恨恨道:“是又怎樣,趕緊放開她,否則,我現在就殺了你!”

    淩天緩緩一笑,朝著懷裡的慕容烟說道:“小烟兒,你說句話吧。”

    慕容烟神色變得嚴肅了起來,說道:“你我本來就是陌路人,連朋友都不算,更別提道侶,這一點,所有人都知道。”

    江寒臉上露出絕望之色,“你怎麼能這麼對我!你怎麼能這麼對我!全宗的人都知道,我喜歡你!我是大弟子,你是大学姐,只有我們才是最般配的,你是我的!”

    慕容烟歎了一口氣,說道:“感情的事情,需要你情我願,我對你本無情誼,你何苦一廂情願,你走吧,別來糾纏我了。”

    “不,不可能,你一定喜歡我的,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受了淩天的蠱惑對不對?好,那我就殺了淩天,只要殺了淩天,你就會重回到我身邊的。”

    慕容烟露出了一絲苦笑,“你不要這麼幼稚好麼?你為何冥頑不靈?我說過我們之間沒有可能的。”

    這時候,裁判宣佈了第二場比賽的人選,將幾人的對話打斷。

    “玄天宗淩天對戰無極門江寒!” 一時間,全場鴉雀無聲,落針可聞。

    淩天的實力,實在是太過可怕,這一次,他和江寒比拼的劍術,竟然還是獲得了勝利。

    江寒已經使出了無極門的劍術奧義人劍合一,而淩天,也是用出了人劍合一,最終將江寒擊殺。

    “噗!”無極門長老氣得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,臉色蒼白無比,受了無比沉重的打擊。無極門雙驕之一,原本是無極門未來的希望,可是現在一個投靠了淩天,一個被淩天斬殺,他們無極門可謂是損失慘重。

    無極門的大長老都是憤怒的看著淩天,恨不得將其千刀萬剮。

    下一場比賽,答案已經是水落石出,就是楚風塵對戰陳玄。

    楚風塵和陳玄,都是兩大勢力的頂尖高手,這一場,一定會是一場視覺盛宴,勢必達到全場的高潮。

    陳玄跳到了擂臺之上,身穿一襲黃衣,手中的縱橫劍散發著皇道之力,可見他的實力,在短短的幾月之間,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。

    而且,最近東勝古國的老皇帝病重,陳玄已經成為了皇位的繼承人,用不了多久,他就可以輕易號令一方勢力。

    玄學天師的開掛日常 有了這個身份之後,東勝古國更是花費了全部的資源,栽培起了陳玄,讓他的實力暴漲了許多。

    囙此,可以說陳玄現在,就是整個東勝古國的繼承人,就算是許多長老宗主,都是對陳玄客客氣氣,不敢有絲毫無禮的舉動。

    楚風塵也知道了這一點,於是罕見的拱了拱手,彬彬有禮道:“陳兄,請。”

    “楚兄,請!”陳玄淡淡開口,不怒而威,幾月不見,他已經成熟了許多,實力也達到了三階王者。

    楚風塵心中凜然,眼前的對手實在是不好對付,首先不能使出全力,對手是東勝古國王子,如果重傷了陳玄,以後兩大宗門的關係,恐怕不好處理。但是陳玄的實力,又已經達到了三階王者,甚至高出了楚風塵一頭,讓他難以抉擇。

    “不管了,總之,這一戰,我必須贏,淩天,必須死,以後的事情,就以後再說吧。”想通了這一點,楚風塵頓時豁達了起來,管他什麼王子,什麼繼承者,現在只是一場比賽而已,勝了,就是一切。

    “血統,開!”

    楚風塵低喝一聲,修羅血統全開,雙眼頓時變紅,一道道殺氣與血氣交匯而出,彌漫在了他的周圍,整個人顯得詭異無比。

    “血統,開!”

    陳玄神色一變,血統全開,一時間,一種可怕的威壓彌漫開來,許多低級武者,都是感到了一種來自靈魂的顫抖。

    “好……好可怕的血統!”

    “人皇血統,果然可怕,人皇血統一出,低級血統完全被鎮壓,根本無法釋放。”有人看出了陳玄的血統,動容起來。

    人皇血統,正是陳玄的血統,也是一種高級血統,人皇血統一出,許多低級血統甚至是中級血統,完全被鎮壓,根本無法使用。

    這就是人皇血統的可怕。人皇血統並不少見,東勝古國人皇血統代代相傳,但是能够達到陳玄這種純度的已經是千年未見,據說,陳玄的人皇血統,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九十的純度,甚至可以出現返祖現象,這也就是為什麼陳玄可以當王子的原因。

    一般來說,高級血統都是可以鎮壓低級血統,但是像人皇血統這麼强大的鎮壓,絕對是少見,人皇血統一出,是一種絕對的鎮壓,血氣根本無法釋放。

    而且,人皇血統不光是可以鎮壓低級血統,還可以暴漲一階的實力,陳玄現在的實力,順利飆升到了四階王者。

    “什麼!四階王者!”

    眾人看到這一幕,都是大驚失色,陳玄的强大,實在是超出了他們的預料,他們這才想到,之前的戰鬥,陳玄根本沒有使用血統。